手机(微信同号)

要互相恭维背地里精打细算自己的小算盘

 一辈子里,可能就是上学的时候最单纯吧,上学的时候,可能就是高中时光最令我怀念了。小学的时候不记事也不懂事,初中青春期刚开始,重庆外遇调查公司要互相恭维背地里精打细算自己的小算盘,一切都是个萌芽,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,大家各忙各的,和利益也挂上了钩,于我而言,高中是成熟的青春期,有我天天拿着臭袜子熏晕的铁哥们儿,有我们宿舍夜谈会共同评选出来的班花女神,有和我们“作对”三年的数学老师班主任,更有我那段只为了高考、不掺杂名利纠纷的、单纯美好的奋斗回忆。

考上了大学,和高中同学基本就失去了联系,不同的城市,不同的专业,我们也有了不同的新朋友,毕业后更是忙着找工作找媳妇,一换号更是联系不上当年的高中同学。我时常怀念起高中的时候,大家一起吃午饭,我的饭盒里有妈妈烙的饼,他的饭盒里有昨天酒席上的肘子,他的饭盒却只有一块咸疙瘩和小米粥,大家就凑到一起换着吃。我也经常想起,今天我上课又要犯困了,前桌给我打掩护,同桌又贪睡迟到了,我骗老师他闹肚子了。那时候,大家心里真的是只有情义,从不掺杂追名逐利的气息。而现在,我总是忙于应酬,要看着别人的脸色行事,要互相恭维背地里却精打细算自己的小算盘,我不喜欢这些,但身处其中,迫不得已。这使得我经常跟老婆讲起我的高中时代。要互相恭维背地里却精打细算自己的小算盘

所幸,去年我们高中班级建了一个微信群,刚建群的时候,大家的激动通过屏幕都溢出来了,先是自报家门打照面,紧接着左问右问给每个人的情况,聊到很晚,还有人在群里斗图、喊群主发红包,大家要的不是红包里钱,看重的是一起起哄、一起热闹的逗乐和欢快。

这毕业十年了,除了高中毕业两年内聚过两次,就再没凑齐过。今年,我们商定再聚一次。那天,我刻意收拾了自己的脸,但为了避免“装正经”的尴尬,我也刻意穿了一件随意的灰T恤牛仔裤,骑着电车我就过去了,满心期待和我的好基友们一起回忆回忆高中,说说这些年的坎坷,谈谈未来的展望。

到了饭店,许多同学已经到了,大家正热热闹闹的交谈着。我刚坐下,有几个同学就戏谑道,“哎,怎么叫我们张总坐门口,快给腾出来上上座。”我笑着自黑道,“要按这个排座啊,我都不能进这门了,坐门外吃饭了。”大家哈哈大笑,我本以为其乐融融的氛围会一直持续下去,这几句只是插科打诨,没想到这却是聚会的主旋律。

来的同学越来越多了,大家成群谈论着,我听着大家的对话,班长开了什么车,曾经班里的倒数都穿了什么名牌,能不能让嫁给土豪的班花给介绍几个富婆、富翁。诸如此类,几乎全与经济沾边,没有谈论自己奋斗史的,没有唠唠儿女情长的。

我试图和同宿舍的铁哥们说说自己当时有多么淘气,自己的儿子又更加的顽皮,铁哥们儿却关注起了我的衣服,不是牌子货,疑惑我怎么拿着电车钥匙,问我怎么不开奔驰宝马,我努力把话题搬回来,他却言语中炫耀起他的工资,旁敲侧击的问我的工资情况。无奈,我只好换人交流,我和高中整整三年的前桌说起话,他却有些爱答不理的感觉,我后来才意识到,他是个小司机,自觉心里不如我挣钱多,就有些不服气,又有些自卑,于是只能用疏远来表达他的自尊好强感。大家好像都变了一些,我怎么也找不回以前的感觉了,无所适从、如坐针毡的我,借口家里有急事,菜还没上全,我决定提前回家了。